Monday, May 14, 2007

连同脚, 梦想也踩脏了

朋友阿凌把一则小新闻电邮给我的时候, 我刚吃完午饭, 顿时间感觉食物涌出来卡在喉舌之间, 不能下咽. 一直到晚饭后, 我还想起那个为了一碗粥一支笔耿耿于怀的小朋友.

11岁的杜顺族男孩Donni 从学校回来, 在家里上吊. 那天, 他没有吃母亲为他准备的粥.

隐隐约约记得的, 是同学们嘲笑他的蕹菜粥那时的脸色, “那简直就是狗呕吐出来的渣滓嘛!” 他没有对同学们说, 家里穷得连吃粥都成问题.

隐隐约约听见的, 是老师揶揄他尖酸的语气, “为什么你的铅笔那么短? 你连笔也吞掉了么?!” 他也不知道怎么跟老师解释, 家里穷得只买得起一支笔, 是妈妈把铅笔分成三段, 他才有笔写字.

可是, 都不重要了. Donni说,这样的日子受够了, 少了他, 兄弟姐妹可以吃更多食物, 妈妈有多点钱去看病.

惭愧的老师说: 她并不知道小孩的家庭背景, 要不然不会说那么难听的话.

伤心的妈妈说: 看得见脚趾的校鞋, 没有替换的校服, 从来都没有零用钱……什么叫作不知道家庭背景? 她恨不得狠狠掌掴那位老师.

在新加坡当学徒的大哥说: 粥不够分的时候, 当长子的他只好吃屋外野生的蕹菜. 家里连酱油都买不起, 偶尔他宁愿饿肚子也不想吃.

社会领袖说: 他们其实可以申请基金援助. 福利局怎么给患地中海贫血症的单亲母亲仅仅70令吉的补贴费? Donni的食物津贴申请为何迟缓不批?

心理辅导员说: 这件事赤裸裸地揭露教育体制的缺陷.

兄弟姐妹说: Donni死后, 援助接踵而至, 一家人终于有一粒粒的白米饭吃.

记者说: 难道总要有人牺牲, 问题才能解决吗?

我说: 是人性太残忍了? 仰或, 是人性不够坚强?

事后, 大家都大声说话, 大家都深表遗憾难过. 那事前呢? 难道不能多给一点点? 脚脏了有什么关系, 梦想别踩脏了就好. 也许, 只要一丁点的火苗, 就可以点亮一室的星光.

突然想起那个在雪夜里卖火光的女孩. 儿时最爱的故事, 小组表演也第一个想到的念头. 现在, 却怎么也不能喜欢了.

3 comments:

Chree Yee said...

土龍, 2007-05-14 22:41:52
歡迎妳加入世界宣明會"助養小孩"的行列..
一年RM 600..由宣明會人員教導社區"漁"的方法..而非給他們魚而已..^_^..

al, 2007-05-21 13:14:17
看了真叫人心酸。这社会总是要有人牺牲,才会有引起各阶层的关心和注意,过后就不了了之。

cherrytea, 2007-05-23 11:11:57
土龍...好点子

AL...还真的是过后就不了了之呢

阿木, 2007-09-05 12:46:50
後來 我開始討厭看報章新聞 於是 努力的讓自己走出這環境
政要 社會 老師 同學 都是一樣:少了愛,所以才看不到人家的背景
沒有人會喜歡吃那樣的雍菜粥吧 現在的小孩 沒有人會再用小小短短的鉛筆吧
媽媽將報紙色給我看的時候 我難過的哽咽
教師受的教育再高 卻沒有值得學習的品格
我這當初小小的一個臨教 稱職多了
那一天 我很激動
媽媽又嘮叨我:那麽有愛心 爲什麽就是不願意去教書

嗯 我不懂的反駁呢

cherrytea, 2007-09-06 17:51:30
我也当过临教, 是那种全校不超过70人, 课室不足, 四年纪和五年纪必须一起上课的小学. 我从一年到六年班都教, 从道德, 英语, 美术每一种科目都上. 我每天要花45分钟车程上课, 再45分钟回家. 每周两天给学生们免费补习. 周末还有课外活动. 很厉害吗? 不! 是心酸. 那是所没有老师想去的学校.

但是, 我记得每一个学生的名字, 我知道哪个同学家境不好, 我知道成绩最差的男孩是数学天才(像Good Will Hunting吧), 我知道哪个一年生跑得快过六年生......也许你说的对, 我们称职得多. 可是怎么去责备老师呢? 我们只不过是临时工, 老师却是半辈子. 每年重复的课文教材, 改不完的卷子, 还要做很多教育局规定活动.

我也没有当教师. 说真的, 那一个假期以后, 我不敢以那种方式回馈社会. 是不敢.

阿木, 2007-09-13 15:26:07
可是 最近時常經過小學 我都有想去教書的衝動
但是 正如你說 那種回饋社會的方式 我也怕怕
我很想念我的學生 真的想念
有時候希望在街上可以碰見他們 但是
或許臉孔也不一樣了呢
教書是很快樂的事
但是 學校是很沉重的工作環境

cherrytea, 2007-09-14 22:01:22
阿木, 你可以教孩子们做布娃娃, 左看右看都很是有意义的事. 真的, 也不用远赴非洲越南蒙古, 有意义的事该由身边开始.

阿木, 2007-09-19 15:34:31
一定会 养活自己 喂饱自己 然后才有能力奉献自己

夢想烏托邦 said...

不好意思沒經你許可就拿了你的文章。

Chree Yee said...

没关系。我常乱拿人的没通报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