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另类的聊天

学习用广角拍人是一种享受. 而享受的并不是拍出来的照片, 而是那一段过程.

可能因为担心照片拍出来有一种距离感, 也可能因为自己要培养拍照的心情, 孕量一种感觉, 我通常在拍人之前会跟他们聊聊天说说话. 就好像认识新朋友一般简单: 嗨你好, 叫什么名字, 今天天气很棒哟, 我可以和你拍张照片吗之类的. 离去前还觉得不舍呢.

(一)

她正准备要赶一场传统印度舞表演, 我遇见她时已穿戴好印度服装和头饰, 讲究得一丝不苟.

小女孩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我跟她说了. 她有点害羞, 绽开一朵花似的浅笑. 我在那朵浅笑还没消失之前连续地按下快门. 然后那朵花不见了, 对镜头好像有点疲累. 我的相机也开始有一点沉重的感觉.

后来回家在电脑里看照片,我反而比较喜欢她疲累时照的那张, 眼睛看着远方没有焦点. 不知何故, 大眼睛里全是茫然.

我希望只是错觉.

(二)

走进宝珠社是那个下午的意外惊喜. 我被它陈旧的红门和门外坐着的老人深深地吸引, 不由自主地走近. 说流利英文的老人很爱笑, 很健谈, 裸着上身. “天气热”他跟我解释. 我笑.

他说很多老外常经过这里, 他很喜欢和他们聊天.

然后他请我们进宝珠社, 原来里头拜着的是大伯公. 陈旧的木家具, 陈旧的古钟, 陈旧的茶杯, 陈旧的告示牌子, 在昏黄的光线里有陈旧的美丽. 我们逗留了很久.

老人抽着烟, 淡然地和我们说再见. 笑看人生…离去时我在他眼睛里看见的.

(三)

到白叶山途中路过的少数民族村落, 大伙儿毫不犹豫地停下车子.

看见20岁小母亲带着3个孩子在屋外乘凉. 大儿子有一头金黄色的卷发. 老二很害羞, 躲在妈妈身后. 老三最白, 胖胖的手脚和排红的脸蛋无比可爱.小母亲一脸的幸福满足相. 简陋的木屋, 屋顶用亚塔叶简单地铺盖, 没有电视电流. 可是快乐和满足却像阳光一样自然地洒在他们身上, 木屋上, 亚塔叶上, 树上. 站在那里的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丝温和的光.

有地方挡风雨, 有三餐, 没有病痛, 快乐对他们来说就那么简单吧.

我总是警惕自己, 只要学会满足就学会快乐.

临走前我按下快门, 仿佛可以把这样简单的快乐打包, 就像在快餐店点一份快餐Set B, take away…

(四)

在尼泊儿的时候, 我们到山里去呼吸新鲜空气, 看着满山的油菜花田, 乐而忘返. 下山时迷了路, 莽撞地走进了当地的一所小学, 刚好是小息时间, 于是傻呼呼地跟当地小孩聊天.

所谓的“聊天”是我们说只有我们听得懂的英文, 而他们说只有他们听得懂的尼泊儿语言. 酷吧! 我到那一天才明白, 语言真的不重要.

后来小学生们下了课, 我们就跟着他们下山, 走一趟他们每天放学回家的路. 我们跟大水牛瞪眼, 跟小狗赛跑, 累了在大树下休息. Lilian拿出她随身带着的绘画本, 以飞快的速度给小孩画速描. 小孩看得目瞪口呆. 后来那张画送了给大眼睛的小男孩.

镜头和绘画都是另类的聊天方式. 这是我多年以后学习摄影时牢牢记着的事.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Kc, 2007-01-19 13:37:22
the article post in 18 jan 3:41pm... it? working hour.
u must be veli relax with yr job!

版主回應, 2007-01-22 20:34:58
no lar, normally i hv a draft, so upload in web is easy and fast.
hehe, but you are right on my work load, i am quite relax these few wks. Dont tell my boss y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