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1, 2013

我冬天的回憶有呢大衣,和你

 
然後你說买了件很好的呢子大衣,纯羊毛的,怪溫暖,特別適合今年的冬天。只可惜我不在,沒人陪你逛冬天的街。
那年剛抵達芬蘭,也不過是秋,已經開始下雪,我們努力把自己包得像顆蠶,永遠覺得自己穿得不夠暖。芬蘭人連外套都不用,朋友笑我們秋天已經穿羽絨,那冬天該穿什麽的。
想想都覺得自己特別搞笑。
這樣怕冷的體質,後來也居然有進步。再大的風雪也一樣騎單車去學校,逛冷冷的街。後來連羽絨都嫌累贅,只穿短呢外套。那種黑色,雙排扣子,連帽的,你一直說好看,要我陪你去試。
黑色呢大衣特別不經穿,特容易沾雪。有時氣溫低,雪花是完整的,一朵朵地開在黑大衣上。我生性邋遢,不掃拭,任由大自然給大衣繪滿剪紙圖騰。要到進屋前才隨意在身上拍啊拍,雙腳狠狠跺一下,任何時刻都拍打出一地的雪。
有時看見大衣靜靜地挂在我的衣櫃裏,我才想起自己經已沒有雪了。遠離穿大衣扮酷的日子了。今後只能在溫暖的潮意裏,想念北國的冬天。

(也不是不想念的)

3 comments:

秀秀 said...

琪藝,我想念你的文字。

非常非常想念。:-)

無論生活多麼擠迫,總是得抽空寫寫。
抽離抽離。

阿麗安 said...

Anonymous said...

真是想念你暖暖的文字。
你好嗎?

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