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8, 2012

卡在陌生年代的仁,和我


長長的秋季劇目裏,除了《南極大陸》,《仁醫2》的出現最讓人期待。當年《仁醫》借一個老套的漫畫故事,在不被看好之下,以縝密的歷史考察,描述了日本動蕩的江戶年代。我很想知道那個回到過去的外科醫生,南方仁,到底怎麽了。

因爲,已經很久沒有一部劇,看了有一種挂念的心情。忍不住看下去,又捨不得看完。明明不是好結局,卻覺得那是最好的安排。

也許,仁卡在陌生的江戶年代已經兩年了,和我來到芬蘭的時長相似,因而有種‘同是淪落人’的親切感。兩年,足以讓一切變成習慣,讓陌生人變成朋友,讓一條路變得熟悉,讓異鄉的日落變得美麗,但還不足以產生一種特別真實的日常感覺。也就是會有‘總有一天要回去’,這樣的想法。

也或許,我們偶爾有瞬間的茫然若失,因爲我們身邊也曾經有個穿越時空,生命裏很重要的一個人。但是,因爲歷史的修正力,沒有存在的記憶,只在某些事物上會隱約感覺惆悵,卻怎麽也不被想起。

卡在陌生年代的仁,什麽也沒能改變,那些他擔心曲折的歷史,其實已經發生。那麽,爲何把他送到遙遠的年代?去了,又爲何把他送回來?

我也曾有個朋友這樣問:離開了又回來,那爲何當初要離開?朋友不知道的是,離開后回來,和未曾離開是有差別的。以一種心態離開,以另一種心態回來。看似回到原點的仁,和我,經歷一些考驗,遇見某些人事,已經不一樣了吧。我這樣想。

《仁醫2》教我們的是,那些我們以爲理所當然的,都是歷史上許多人堅持不懈的成果,我們也有責任給將來留下更美好的事物(所以,土地開發事件,要不要多加考量?)過去無法更改,未來無法遙控,我們能做的,是在看不到未來的當下,努力做自己份内的事,認真地做,踏實地走,才能接近一個我們想要的明天。

5 comments:

恩妮 said...

你在《仁医》找到写论文的灵感?
怎么写论文还写到那么写意?

Deng Qi said...

你又再假勤力,原来却堕落在日剧,快快完成论文,然后回来吧!

Chree Yee said...

怎麽有偷看日劇被抓包的感覺?單写论文,我會瘋掉吧。論文照寫,歌照聼,戲照看,覺照睡,才是大快人生 :P

恩妮 said...

啊啊啊,怎么郑家的小孩,都有忙里偷闲的本事。
阿妹,你比我好多,我从不会为了考试,整夜不睡觉的。

Chree Yee said...

家裏一向都是我一個夜貓子,越夜越精神那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