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6, 2012

零下22度的雪天使


整個晚上Eigi都在慫恿,走,我們學芬蘭人做雪天使去。雪天使是冬天的遊戲,躺在雪地上,雙手上下揮,在雪地上印出一個天使的模樣。和其他寒帶國家不同的是,芬蘭人不穿衣服。

Eigi等是愛托斯尼亞人,說起愛托斯尼亞語,80%與芬蘭語相似,但我卻一個字也聼不懂,不停問自己:難道一年沒練習,我的芬蘭語竟然退步到這個地步?還好後來發現他們說的不是芬蘭語。

總覺得愛托斯尼亞人也有芬蘭人的瘋狂。我也是瘋狂的一份子?

於是穿著泳衣,踏著懶人拖鞋,我們把整個人整張臉埋在雪地裏。雪是粉嫩的,像薯粉,而我們像是沾滿糖的甜甜圈。一開始的幾秒鐘還能感覺雪的冷,漸漸地有點刺痛,最後連感覺都失去。於是我們又笑又閙跑進桑拿房,讓火爐上的蒸汽熱情迎接身上所有的細胞。

這種冷熱交錯的感覺,有如對未來的不確定,生活好像有很多選擇,但我還沒到達可以隨心應手去選擇的地步。雪天使弄得亂七八糟,根本不成形,但沒人在乎。這樣挑戰極限地讓身體和大自然接觸,自有一種瘋狂,還多了份坦蕩蕩。我希望可以懷著這樣的胸襟走完2012年。

當然我會記得那個晚上。記得天空灰藍色,沒有星星。記得雪花從頭頂上飄下來,沒有聲息。記得你們給我印了一張天使的臉,零下22度,模糊,瘋狂,而快樂。

還好它是模糊的,還好。

5 comments:

小河 said...

好像很好玩,有机会遇到下雪天的话,我也来试试印一个雪天使,不过我要穿冬装的。 (^_^)

恩妮 said...

我有朋友说这像是个冬天的仪式。不穿衣服,是全裸?

Chree Yee said...

小河,聰明選擇,那樣有更多時閒慢慢印個漂亮的天使。

EN,裸的也有,只穿泳衣的也有。

sherilyn said...

零下22度?不穿衣服??
好勇啊!!
很难想像那是怎样的感觉。。

Chree Yee said...

瘋了的感覺,還真是難忘的經驗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