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4, 2010

问长期在伦敦的朋友,最想念什么家乡味,他说:粽子。

原来是粽子呀。

他这一次回乡,碰上了粽子和榴梿飘香,安慰了味觉。尽管这些味道在国外也买得到,但在家乡吃就是不一样。而在端午节以外的日子吃粽子,也的确少一种名正言顺的气氛。聊天的时候非常无聊地写下这个,今年的我格外珍惜粽子呢。

馋,
所以囊着粽叶阡悔
并哀悼咸虾米味的仲夏
充满上进心的体重
请控制一下

突然很想念内湾的野薑花粽,混合在糯米里的花香,吃起来清香而不油腻,是另一种淡口味的粽子。

那小小的客家村落,现在拜别花季了吗?听说花开的时候,山里都像雪后的树。

那些教我念诗的小朋友,而今也该长出牙齿了吧?

我们的向导,一只翘尾巴的小黄狗,还在热情接待每一个游客?

馋的,是记忆中的味道?

5 comments:

amy lee said...

ChreeYee 请问这客家村在台湾什么地方?

Chree Yee said...

內灣村,新竹縣橫山鄉

Anonymous said...

还没吃够呢! 下次选端午节才再回去. =p 还有durian! 你带我去吃的laksa & chendol... 朋友听我数着吃过的食物奇怪我怎么没长胖, 哈! -K-

Chree Yee said...

K ~ 你离“胖”很遥远啦。谢谢你的防晒乳,我带到列城去了,还是很怀疑那到底是防晒还是香水,但还挺有用的 :P

Anonymous said...

哈!没想到防晒水那么快派上用场啦,不错吧?防晒又防臭! =P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