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09

沙发

用了八年的米色沙发,因为没有好好保养,裂缝越来越大,沙发里的棉织材料跑了出来,像是无意间透露了沙发隐蔽多年的秘密一样。给它套上“八年”的年份,沙发在我家的身份地位就非同小可起来。

我在破旧的沙发上面套了米色的布,看起来居然很柔软似的匹配。表姐说是不是最新潮流的沙发指标呢?爱穿名牌的表姐有时会让我啼笑皆非。

其实我觉得那有点像电影里空置了很久的别墅,管家用白色布料把家具盖起来的模样。顿时想起莱辛顿的幽灵,半夜里热闹地开宴会,那个不可思议的老旧三楼大洋房。

旧沙发处理掉以后,客厅突然多了很多空间。虽然至今没有人可以肯定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坐的姿态,但我总觉得没有沙发的家,感觉很不实在。

在家开早会的时候,我就坐在本来放沙发的角落,冰冷的大理石在清晨很不尽人情地冷酷。我只好依靠看起来很无助的蓝白格子大枕头。

迟了两周的新沙发终于到了,深褐色的粗布沙发,配上旧茶几电话架,一点也没有格格不入的现象。家的实在感也终于妥协地还原了。

3 comments:

Agnes Sim said...

你和你姐姐一起住嗎?

Chree Yee said...

没有,我在家乡,姐在异乡,不过她也刚换了新沙发。

♥♥♥♥♥ Jennifer™® ♥♥♥♥♥ said...

your blog is very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