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0, 2015

3900米处

依稀有個記憶片斷,一群朋友,三三兩兩,各自佔了一方,誰也不説話那樣訥在那裏等日落。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弄明白,身前的不是海。

3900米处的斜坡,兩個人緩步走來,然後夕陽瘋狂地染紅遠處的山,云層,土地,我們。

不會再有更瘋狂但溫柔的斜陽。

我跟Y說,我完了,一山風景,我卻喜歡平凡到不行的畫面。所以這些年看起來朋友很多,侃侃而談的卻沒幾個。正像歡聚的記憶片段,看似近,其實遠著呢。






7 comments:

yeelee ooi said...

真好你还在写
依立

YH said...

我是那天要找照片还给你阿姐时才发现我们走过的路,好美。。好美。。

Chree Yee Teh said...

依立,是啊我還在自己念不休。幾時我們一起登山看云去,在陽光裏吃早餐?啊我記得我兩常被人笑,大熱天還坐在太陽斜照處吃飯。

YH,我也是因爲要找照片给我姐才搬出很多還沒看的照片。她的錯她的錯。

Anonymous said...

没有出游的日子,我偶尔会回忆和追忆。如你阿姐说的。哈哈。。我没有特别钟爱芬兰,不过倒是你和另外一个台湾女生成了我芬兰只有的回忆。

sy

润筠 said...

照片好美好美!
喜歡平凡到不行的畫面,我相信是有牽動你心的原因。

Chree Yee Teh said...

因為一些人與事,雖然芬蘭不比其它地方美麗,在我心裡它永遠卻那樣鮮明。有時事情就是這樣。

Chree Yee Teh said...

照片真的馬馬虎虎地,但是山上真是漂亮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