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5, 2012

Ants alike

正在看張惠菁的《步行書》,看到她寫螞蟻那篇,不禁想起蘇來。

蘇是我在挪威認識的巴西女生,我們約好一起騎自行車爬山。蘇登山速度比我快很多,我們一起啓程,很快分出了距離,等我們再次會合的時候,已經是幾小時后的事。她掏出相機,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看,我在半山腰時,你還在山腳下。有圖為証,就這裡......看到嗎?你像只螞蟻般忙碌。」她沒有炫耀的成分,只是種分享。

照片裏我果然小如蟻,連樣子輪廓都難以辨認。


推算回去,我想,我當時正在看這樣的風景:


那一天,我們被雨淋溼,又冷又餓又累。但是,因爲有同伴的關係,沒有怨言繼續往上走。幸好後來我的速度加快,而她減速,我們才能在會合以後,看了共同的風景,交換彼此錯過的經歷。原來啊,同樣時間地點,我們還是會因爲站在不的角度而有了不同的焦點。世界大,我們小如蟻,缺乏一點點耐心和包容,就會和很多人很多事擦身而過,還懵懂得不知自己錯過什麽。

當年Pixar爲了體驗螞蟻的視覺,把微型攝像機裝在玩具lego輪子上,然後放在公園裏攝像。看影像時,創意執導John Lasseter說:「感覺像住在玻璃窗裏看世界。」也許那種新奇視野感動了大家,他們後來創作了翊翊如生的微型世界,A Bug’s Life。其實我們對小生物的微型世界充滿好奇,因爲是我們站在不同的角度而無法看到的畫面吧。

我會記得我曾小如蟻。那一天像是套上了微型攝像機和lego輪子,在挪威試跑,最後還把螞蟻般視覺放成這樣大。

8 comments:

YH said...

你是一只会骑单车的蚂蚁,还骑了很长的路。。
哈哈,还不错的说。

Anonymous said...

不錯不錯。有巴西美女和你同行。

sy

moot said...

骑车更轻松写意。 驾惯汽车的人,眼中只有起点和总终点,在快速中把过程都抹除了。

gRace said...

同样的路,不管有没有旅伴同行我们看到的风景显然得也不定一样。:D

喜欢你写的“世界大,我們小如蟻,缺乏一點點耐心和包容,就會和很多人很多事擦身而過”

Chree Yee said...

Yh,会骑单车的蚂蚁...醬也給你想到,哈哈

Sy,是啊,旅程很不錯一下。

Superliang,比起騎車,開车可以看到更遠的地方呵。

gRace,最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錯過了什麽,哈哈。

润筠 said...

騎車雖然不比開車走得更遠,但是比較隨意,也許錯過的會少一些。

恩妮 said...

骑单车要那么快那么远干嘛?

Chree Yee said...

润筠,步行也不錯啊,不過走不遠,也一樣錯失遠方的景。

EN,倒真是不用太快太遠太急。人各有所好,隨常就好,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