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8, 2012

雖然很孤獨,卻充滿力量



第一次聼鄭宜農,是電影《夏天的尾巴》,她演了,寫了,唱了,兼劇本創作。忘了誰說的,現在的藝人得全方面發展,唱得佳來演則優,再主持寫點專欄什麽的,一點也不容易。感覺上,鄭宜農的多才多藝卻不是精心打造的,它來得很自然很渾然天成。然而,那部電影雖然清新,卻像很多小品,看了沒人提起,也就忘了。故事,想起來也沒有到讓大家記住的程度。那時的我想必很怪吧,總是希望可以接觸一些感覺上不一樣的東西。

多年后聽到宜農的海王星,我正在孤獨地,仿佛永遠也寫不完的模樣,努力地寫著畢業論文。小房子很安靜,雪還是偶爾會下,更多時候陽光淡淡的,聼她唱什麼都有其實什麼都沒有,突然就有感覺了。我想,很多時候音樂就是這樣,剛好符合當時的心境,突然就對上了味。雖然,我們目前還無法確定它會不會永遠對味。我現在正好處於一種海王星的位置,雖然離太陽最遠,很孤獨,卻必須充滿力量。


5 comments:

恩妮 said...

夏天不是要來了嗎?怎麽還在飄雪?

鲸鱼蓝蓝蓝 said...

这篇文章写得真好
感谢推荐
是啊
孤独也可以很有能量
它躲在心深处
正慢慢喂养我们

Chree Yee said...

EN,下的,上周還刮大風雪呢。

鲸鱼蓝,缺點正能量都不行呢,只怕無法完成論文畢不了業 :(

润筠 said...

音樂就是如此神奇,只要對上了,就會變成某個階段的回憶,也不見得是永遠的對味。

寫論文非常需要正能量卯起來完成,加油!(隔空給你擁抱,傳送正能量。)

Chree Yee said...

謝謝润筠,隔空囘抱(傳送中...別關閉視窗...)你也差不多該收集正能量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