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3, 2011

开往边境的慢车

6月9日,微风ะ ,在路上

今天坐慢车前往奥地利,7小时,转一趟车,查四次票。南德和奥地利其实很接近,居然也得花半天的时间跨越边境。所以我老是在想,以其说世界何其大,不如承认自己的渺小吧。

火车缓缓地沿着河向东驰,车厢的乘客最后只剩下三人。火车缓慢的程度,到除了轰隆隆的声音以外,还可以听见窗外的流水声。我在火车上‘野餐’,面包上有新鲜草莓,于是想起喜欢吃草莓的S。太心不在焉,衣服沾了优格和面包碎。心不在焉,并不是因为对面坐着格子衬衫的卷发帅哥,而是窗外的风景。

看着那种绿翠的山脉,温柔的草原,不规矩的山坡,乳牛低头吃草的牧场,黑色但清澈的小溪,远远近近的房子,建在草坡上青顶的白色教堂, 我就知道,我已经越来越靠近奥地利。那些都是奥地利注册的商标,越靠近就越被逐渐放大。

原来,边境可以那么显要。

当然,也有别的有迹可寻,关于边境这回事。不同的空气浓度,不一样的美丽少女,超市的名字,马路上的字,手提电话突然接到roaming的简讯。

果然听见火车长报告 --- 我们已经进入奥地利。

3 comments:

老颜 said...

坐过一次euroline(?),从阿姆斯特丹到巴黎去,随着不断向后的风景,慢慢感受两个地域的渗透、转移,的确很写意。不过那时候邻座的荷兰熟女太热情,不断对我讲述她的欧洲旅游经验,以致我也没办法专心欣赏。

恩妮 said...

这一趟欧行,有突而来的疲惫,回来不到48个小时,又要收拾行李出门了.

对着即将飞往的地方,脑海一片空白......我只想好好,好好地睡一美觉。

Chree Yee said...

老颜,你有荷女搭讪,有福!我的卷发帅哥都不理我。。。

恩妮,你去澳门睡个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