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5, 2010

豆豆小姐陈淑瑶

最近不上网,很努力看陈淑瑶的《瑶草》。

陈淑瑶在一次访谈中说:我是女生版Mr. Bean。从小并不爱看书,老师出题才会写,从事写作事业也晚……这样的豆豆小姐,却写出细腻的文采,让我相信果真有浑然天成这回事。

《瑶草》是指陈淑瑶草草书写的散文集,其实她擅长小说,但我没读过。我非常喜欢她的散文集,她的文字生动,活泼,幽默。特别喜欢她以轻松的语气结束,明知故事未完待续,却有“呼”圆满结束的感觉,从来没看过谁把结尾收得如此合我心意。

她说,那种镜子后面别有洞天可以藏杂物的箱子,是间特别为蟑螂设计的旅馆。

蟑螂明明就很讨厌,但经陈淑瑶这么一说我又觉得好笑,也忍不住想起那个镜子来。我老家曾经也有个那样的廉价镜箱,鹅黄色,里面的格局像立体模型,可以放牙膏牙刷药品,不知怎么地我并不喜欢,从来不把我的牙刷放在里面,还恨不得快快把它丢掉,但奇怪的是它又特别耐久。搬家以后我从此只买单纯是镜子的镜。

她还说,因为“生命是一件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蚤子”,当知道脚踝上的红点是蚤子的杰作,她竟然有点惊喜。但后来发现,被蚊子咬不过是一见钟情,而蚤子则到了情欲的地步。

我看了哈哈大笑。早前我怀疑自己在欧洲中了蚤子的累,全身满是敏感伤痕,好不容易才痊愈,特别明白那种让人抓狂,精疲力尽,没觉好睡的感受。从此以后听见蚤子就过敏发麻。也因为有这种体验,觉得陈淑瑶特别亲和。

我在想,那么爱陈淑瑶,可能我是轻微版Mr. Bean呢,虽然不常但偶尔也会做点或想点出人意表的事,如此产生共同感。

3 comments:

zooooker said...

看你这么写,我突然也开始想看书了,特别是这本书:p (最近实在上网太多了)

阿麗安 said...

看到张爱玲的名句“生命是一件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蚤子”我不得不说,《小团圆》真不好看呐。

怀念《天才梦》以后《小团圆》以前那个她。

Chree Yee said...

若…我的时间总是一段段分得清清楚楚,有时特别想看戏就专心追好长一段日子,有时想上网就天天游荡。吃饭也喜欢先吃一道才来下一道。怪,朋友这样骂。

呼!阿麗安…我想了好久都不记得那是谁说的,原来是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