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08

跟着夕阳走



行程匆忙的我们,一心赶着看Tanah Lot的日落。下午的太阳就在前方,我们仿佛跟着夕阳走。

于是赶上了。

蛋黄被自私的云朵藏在口袋里,努力想伸出头来,但始终彆不过云朵的固执,最后宣告投降。

而天空是即兴的艺术家,竟把自己的裙角当彩色盘。橘黄,藏青,霉蓝,艳紫,粉红……它一笔一种颜色,在裙角上面调色,很快完成一幅又一幅的画。

我们像参观了一场不需要买票,但需要运气签收的露天表演,只能叹为观止。





1 comment:

Chree Yee said...

卡斯, 2008-04-16 13:10:59
越來越覺得
你是一個很有“心”的人

版主回應,
不是说无心胜有心吗?